永利博
永利博

大家都在被成长


发布者:永利博 日期:2020-08-13 12:57


  1998年的实创装饰仅是一个位于北京西南郊燕山的小公司,老板孙威是一个“小富即安又没有远大理想的人”。如今的实创装饰不仅因其首创的家装套餐新模式在北京站稳了脚跟,而且凭借完善的生产、设计、终端体系,在全国范围内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孙威将这个过程称为“被成长”。[阅读全文]

  孙威,实创装饰集团董事长,传播学博士。孙威是为数不多的全程跟随中国家装市场成长起来的企业家。他放弃了燕山石化研究所的铁饭碗,在竞争格局已然形成的北京家装市场,首创套餐模式站稳脚跟,把品牌家装带入寻常百姓家。如今,实创装饰凭借完善的生产、设计、终端体系,在全国范围内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

  1998年,国务院宣布全面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这是著名的“房改年”。这一年前后五年中,大量民用住宅涌入北京市场,堪称北京家装行业的黄金时代。如今北京地区数得上名号的家装公司大多兴起于这段时期。而彼时的实创装饰仅是一个位于北京西南郊燕山的小公司,老板孙威是一个“小富即安又没有远大理想的人”。

  然而,如今的实创装饰不仅因其首创的家装套餐新模式在北京站稳了脚跟,而且凭借完善的生产、设计、终端体系,在全国范围内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孙威将这个过程称为“被成长”。

  从1982年第一家专业装饰公司成立到2012年,建筑装饰行业年总产值已达2.63万亿元。这个市场,几乎没有大资本进入,政策性影响力也较低。用孙威的话说:“哪儿还有这么好的行业?”他将自己顺利的“被成长”过程归功于这个“好环境”。

  细数公司成立至今的多个转折点,孙威总会提到“没办法”、“被逼”、“无奈”这样的字眼。他身处实创的发展过程中,很多时候做出的选择是凭借直觉而非所谓的商业逻辑,而他的直觉往往在于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看似复杂的问题,比如在家装领域引入工装套餐化计价方式,也比如自建工厂和物流中心控制供应链和流通链,这在传统家装领域都不多见。

  现在的孙威已在家装行业打拼近20年,他总结自己依然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但毕竟现在这条船上有几千个兄弟姐妹”,所以他引入职业经理人,希望实创能做成百亿企业。随即,他补充:“这不是我的能力,我没这么大的本事。”[阅读全文]

  有时候我们人为地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你用一种更加简单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普通人也可以胜利。你把它弄得特别复杂,最后自己都招架不住。

  设计师对客户的影响非常大,到最后,如果没有有效的机制去规范,那么他们会越来越天马行空,最后到不可控的阶段。我们发展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摆脱这个局面。

  很多成功人士都在传经授道,我把其中某些比喻为打哪指哪。实际上很多人做事情的时候绝没有想那么远。这是对年轻人的误导。我更鼓励现在的人想好了就做,别想那么远。

  我们不想把上市作为一个节点性目标,我们更多提的是发展,上市只是发展的一个手段而已。我不想让大家本末倒置,为了一个表面的目标去喊口号,而忽视了发展的本意。

  这行业一定要出千亿企业。装修这个行业每年增长率17%,这是一个万亿的大市场,没有天花板的舞台,也不会受政策性和资本性的影响,完全自由开放,没有外力干扰。

  我们现在在用制度化的东西改变过去人为化的控制。但是这个转变非常难,一个企业由人治到法治,难度非常大,我们能不能顺利度过这一关也要经过考验。

  【凤凰家居】:每当人们说起实创装饰,被津津乐道的总是它首创的行业家装套餐新模式,但是在此之前,它也和其他的公司一样经历过艰难的创业期。在建立实创装饰之前,您个人的人生经历大概是什么样的?

  【孙威】:因为家庭的原因,我从小上的学校是子弟学校,毕业也是在国有企业工作,是一名普通的职工,一直到1996年才下海创业。

  【凤凰家居】:那个年代,在一个体制内的国有企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蛮好的条件,为什么会做这样的选择?

  【孙威】:应该说是非常好,那是中石化下属非常优秀的企业。但是年轻嘛,对未来还是充满着幻想,还是不太安分,再加上安逸了很久,也非常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实际上我在国企工作的时候,也开始自己在做一些事,应该算第二职业吧!

  【孙威】:当时我觉得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水到渠成,没有刻意打破生活的现状。我从燕山石化辞职不是为了做生意,是因为当时我父母的岁数大了,我为了照顾父母。在那个时候,交通不发达,又没有汽车,基本上做不到每天上下班照顾他们,所以只能选择回来。

  【孙威】:因为正好赶上房改,大量的住宅进入市场,人们对装修的需求非常旺盛。我在中石化所在的部门是机械科,那时候就帮很多人完成过不少装修项目,有这方面的经验,自己学的也是这方面的东西。辞职后找了几家单位都不太理想,然后就自己做了。这是个很没有跳跃性的过程。

  【凤凰家居】:当时的创业环境还蛮好的,金螳螂差不多也是那几年做起来的吧?

  【孙威】:其实最好的时机我还是没赶上,对于北京来讲1997年到2002年,这五年是家装行业奠定基础的几年。

  【孙威】:当时最好的发展机遇可能是在市内,但我把公司设在了燕山,那是一个很小的市场。我也没有远大的理想,过得比别人好一点就很知足了,所以前五年最好的发展机遇我错过了。

  【孙威】:环境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随着不断接触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我也是很不情愿就被拖到了家装市场里面。

  【凤凰家居】:虽然您被迫进入家装领域,但是刚进来没多久,您就提出了直到现在都被别人津津乐道的所谓家装套餐新模式。

  【孙威】:我刚进来的第二年底,公司刚有点模样,就非典了。这又是给我一个沉重的打击,那时候公司很小,苟延残喘。我们终于把艰难的2003年度过,2004年我们才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落后了当时北京的大公司差不多7年,而且这7年是最黄金的7年。可以说北京家装市场在那7年奠定了一个基础,一直到现在这个格局基本上没有变,也就是说很难有机会再成长新的企业。如果我们去学习模仿别的成熟的公司,那我们所有的资源、财力、人力是不可能超越的,只能越拉越远。所以我们在思考,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再次进入这个市场,就诞生了这个套餐。

  【孙威】:不能说灵感,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每平方米多少钱的计价方式在工装领域里是一个很标准规范的做法。我只不过是把这种成熟的、简单的,但是一定是最有效的,大家公认的交易方式,引入到B2C的领域。

  其实我在小范围内做过测试,在局部的市场反映非常好,这才是我们推出这个套餐的基础。现在想一想,这个做法应该是很符合商业逻辑,只不过在当时是有点超前。

  【孙威】:当时没有这种高度,只是有一点小聪明,只不过我们做得比较彻底,仅此而已。

  【孙威】:来自设计师的阻力非常大。其实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是很难的,我们当时的一些老设计师根本接受不了。实际上有时候我们人为地把很多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你用一种更加简单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普通人也可以胜利。你把它弄得特别复杂,最后自己都招架不住。

  【孙威】:有人走掉。以至后来有很多成熟的公司在模仿这个模式的时候很难推进,最主要还是因为有来自内部的阻力。我是系统分析了目前装修行业传统模式有什么弊端,有哪些因素会制约它未来的发展。既然看到了这些东西,就提前打破。比如说设计师在家装环节中起的作用非常大,但是往往不起好的作用,可是装修公司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孙威】:不仅仅是拿回扣,设计师对客户的影响非常大,他对业主的影响不仅仅是设计方面,甚至包含了装修的理念、交易方式、价格高低等等。到最后,如果你没有一个有效的机制去规范他,那么他只能是越来越天马行空,最后到不可控制的阶段。实际上我们发展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摆脱这个局面。

  【凤凰家居】:您当时做这个选择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个模式未来在市场上的影响力?

  【孙威】:最初没有意识到,我没有那么大的格局,没有想过那么大的事,现在看是有。

  【孙威】:因为很多成功人士都在传经授道,但是有些我确实很讨厌。因为成功了,然后夸夸其谈,这个没有道理。我经常把这些人比喻为打哪指哪,实际上很多人在他做事情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那么远。这是对年轻人、后进者的一种误导。我更鼓励现在的人想好了就做,别想那么远。

  【凤凰家居】:从对设计师的态度来说,您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希望自己能够处于主导地位,所有的东西都在可控状态?

  【孙威】: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如果你做一个企业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对企业、对客户、对员工都是不负责任的。

  【凤凰家居】:这种想法也体现在您后来自建工厂上,很少有装修公司会这样吧?

  【孙威】:应该还是有不少,因为我们的产品用量很大,目前做这些产品的优秀的企业自己都发展良好,几乎顾不上和我们合作,所以这是我们要自己建工厂的原因。

  【孙威】:又是被逼无奈。我觉得这个行业还没有到一个高度分工,然后大家整合合作的阶段,我要么找小厂,但小厂做得都很差,所以我还不如自己来。并不是我很贪婪,什么利润都想赚,绝对没有。

  我们之前有10个OEM的工厂在给我们做加工,我们自己也有1个工厂,他们是并行的,定价要求也是一致的。逐步这些工厂就退出了我们的集团,我们就变成自己做了,这个过渡的过程很平滑。但等到我把工厂建很大的时候,我直接把它卖给我的管理层,让他们来做都有可能。

  【孙威】:不是,一开始也没有说一定要上市或者一定不要上市,随着企业不断发展,包括2005年在澳门读书,我接触的人也变了,自己也逐渐有了一点意识,意识到企业要做大要有什么样的思考。然后再开始慢慢接触这些东西,(上市的想法)渐渐清晰了,仅此而已,千万不要误导别人。

  但现在我们企业内部不允许提上市这件事。为什么?因为我们不想把上市作为一个节点性目标,我们更多提的是发展,上市只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手段而已。我不想让我们的人本末倒置,为了一个表面的目标去努力去喊口号,而忽视了发展的本意。

  【凤凰家居】:整个这个故事听下来有很矛盾的地方。采访的开始您说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但同时您似乎在实创整个发展过程中一直被动地被推着走,在某个必须要做选择的阶段才不得已去做了一些选择和创新。

  【孙威】:你的疑问从你的角度来说是符合逻辑的,但实际上是不矛盾的。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我们有很多被动的东西,但你要看到被动后面其实还是有主动的因素在。我们要改变现状,又局限于环境,只能退而求其次,看似被动其实也有主动性。

  比如我们盖工厂,你说我们是被动还是主动?我们其实不想做工厂,但是我们很想整合供应链,在整合供应链这个环节上我是主动的,可是我又整合不了,环境不允许,那我又被动建了工厂。

  再比如我们现在的物流中心在自己做全国直送。但其实我们是一个装修公司,做物流管理很不专业。可现状是什么?社会上除了那几家大的物流公司管理水平还不错,其他很多小企业都很差,我们的产品在运送过程中破损率非常高,我们上保险也解决不了问题,去签合同也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们是被逼无奈自己做的。如果那些大的物流公司发展得更成熟了,能接我的活,能覆盖全国,我可能就把我的车队卖了。

  【孙威】:将来可能越来越小,如果我们能达到几百亿销售额的时候,可能顺丰也会跟我们做一个系统合作,我们自然不需要什么都自己做。

  【孙威】:这行业一定要出千亿企业。装修这个行业每年增长率17%,你说哪儿还有这么好的行业?大资本进入都没有用,完全是我们这些小企业在打拼。如果有个企业投资几百亿,就会把我们全都打死了,但这不可能。这是一个万亿的大市场,没有天花板的舞台,也不会受政策性和资本性的影响,完全自由开放,没有外力干扰。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做不好就完全是自己的事情了。

  【凤凰家居】:所以这个行业环境和您的成功是相互作用的,您也提过您的成功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运气。

  【孙威】:不敢说是成功了,但是我们内部常用一个词,我以及每一个人都在“被成长”。我在被这个企业成长,我们每个员工也都在被这个企业成长。

  【孙威】:我现在也是小富即安,但是我现在不能只为了我自己,毕竟这条船上有几千个实创的兄弟姐妹,我自己从个人追求的角度来说当然更希望我工作量减轻一点,生活好一点。

  【孙威】:这也是被逼无奈,我管不过来。既然能力不够,干脆就不管了。我们现在有职业经理人建立科学的管理体系,用制度化的东西来改变过去人为化的控制。但是这个转变是非常难的,一个企业到现在这个阶段,由人治到法治,这个中间难度非常大,我们能不能顺利度过这一关也要经过考验。

  比如我作为一个创始人,我把它带到五个亿的规模,我在这个水平徘徊了好几年,就是突破不了,我必须要改变方法,也就是我刚才讲的制度化建设。所以我引入了职业经理人,我们罗总裁进实创以后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管理体系和理念的植入。我们如果成功实施了这种转型,我们企业可以做500亿,这就是区别。但这不是我的能力,我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实创家居装饰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北京实创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凭借多年的项目施工与整合运营经验,2005年初,实创装饰进入家装领域,全新定义了套餐式的家装服务模式。如今,实创装饰凭借3、6、9三大体系整体家居解决方案全面整合进口主材、标准施工和一站式售后服务,成为北京市场客户占有率最高的整体家居服务商。


关键字:永利博
上一篇:装修款全额返改一次性补偿 消费者不满实创装饰
下一篇:HAYA乐团《疯马》MV发布

相关新闻
电话:0769-82706612 邮箱:gheshun@126.com 公司:永利博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COPYRIGHT(C)2016 永利博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30244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