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
永利博

潮流社区电商研究报告


发布者:永利博 日期:2020-12-25 14:01


  2019年投资圈小风口,一门好生意,行业成长潜力大,当前市场规模约500亿元,玩家多但领头羊毒app地位明显,隐形壁垒高。短板是对球鞋品类依赖性过高,其他潮流品类未完成出圈。

  【未来】根据目标人群推断行业成长性在,行业天花板尚未触达。但如果定位垂直化的潮流电商,有聚美优品、寺库这两家垂直电商示范在先,感觉想象空间不回太大。

  【结论】财务投资角度不推荐,但战略维度建议xxx可以选择毒app通过潮汐计划对其进行投资

  近两年潮流商品在电商众多品类中增速迅猛,天猫发布《2018年男性消费报告》显示,潮牌关键词年搜索两超3亿次,潮牌商品成交金额增幅185%。报告还披露,MAT2018(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淘系平台潮流细分品类总销售额中球鞋占比约40%,较MAT2016增长约41%,服装类占总销售额比在45%左右,较MAT2016增速约110%。

  淘系作为国内最大电商平台,相关数据一定程度代表潮流商品在逐渐被国内消费者接受,提高,渗透率不断地在提高。那么到底都是谁在消费呢?

  《报告》显示潮流消费中,性别上男女各约50%,但女性的比例仍在提升;年龄上90后和95后在潮流市场交易规模占比从MAT2016的30%提升至MAT2018年约40%,。由CBNData和毒联合发布的《2019年潮流消费洞察报告》显示,潮流拥护者集中在18到25岁之间,性别上看女性用户占比在逐步提升,占比接近50%。结合两份报告,新生代成为潮流消费的主力人群,潮流消费人群集中在90后和00后,目前看90后的消费能力更强,占比估计高一些,但00后潜力大,性别上女性比例在不断提升。那为什么潮流消费人群主要是新生代呢?

  l 90后作为nba在中国重要的受众之一,是球鞋文化在国内传播的主要推动群体,同时也是球鞋的主要消费群体;

  l 潮流文化起源于美国嘻哈文化圈,作为嘻哈文化符号存在。2017年以来国内陆续推出《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以及《潮流合伙人》等综艺,潮流文化通过明星影响粉丝,特别是女性粉丝,逐渐出圈;

  l 近两年来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发展迅猛,年轻一代往往作为首批使用者之一参与其中,这也为潮流文化以及潮流符号传播提供更为生动、灵活传播途径,渗透率稳步提升;

  创业圈有这么一句话,“得下沉用户者得天下”,下沉三杰拼多多、快手和趣头条就是很好例子,但实际如果能抓住新生代人群空间同样也是巨大的,国家统计局数据披露90后和00后总人数接近4亿,潮流消费潜力巨大,行业天花板高,根据Statista发布报告,中国2019年时尚行业市场规模约2800亿美元,预计2023年达到4334亿美元,这组数据有点宽泛但是目前能找到的较为权威的潮流行业规模,不过一个优秀的分析师既能找数据也要能算数据,下面我们缩小将潮流消费缩小到球鞋,大致匡算一下潮流球鞋交易规模:

  l 我们将由球鞋品牌方首次对外发售定义为球鞋一级市场,一级市场发售有线上线下两种渠道,方式一般有预约抽签、线下排队+抽签、线下排队等方式。如耐克通过官方app SNKRS首先开放预约,再抽签。

  l 我们将一级市场发售的球鞋再交易定义为球鞋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的出现主要为一级市场在需求量大前提下,做饥饿营销,搞限量发售造成。二级市场交易渠道早期主要是论坛bbs沟通,线下当面交易,效率低;近两年出现了以毒app为首的潮流社区(后面会重点介绍这家公司),基于c2b2c模式将球鞋二级市场交易效率全面提升和完善。

  当前潮流球鞋两大龙头品牌为耐克的Air Jordan系列和阿迪达斯的yeezy系列,从各电商平台及潮流社区(毒app等)观察看,两大品牌交易量占到潮流球鞋市场规模90%以上,则有以下等式:

  =air Jordan系列和yeezy系列大中华区销售额x溢价x平均交易次数

  根据NIKE财报,Air Jordan2018年全球收入约28.56亿美元,推至大中华区约4亿美元,折合约28亿人民币。阿迪达斯财报未直接披露yeezy的情况,2018年球鞋收入约990亿人民币,推至亚太地区约316亿,假设10%为yeezy贡献即约32亿人民币,综上Air Jordan和yeezy2018年一级市场新增规模60亿人民币。考虑生命周期内平均再交易次数4次(保守估计),在不考虑加价率前提下,每年由一级市场新增至二级市场球鞋交易规模240亿,按2倍溢价率推算(潮流社区斗牛提供数据),潮鞋交易规模近500亿。

  近500亿市场规模虽然没有有些行业如家装、建筑等动则千亿、万亿规模大,但仍值得关注,一是当前虽然只有百亿,但发展潜力巨大,二是与新生代消费相关,不排除通过潮鞋交易作为引流进而引导人群消费更多品类,行业规模就更大了。

  接下来简单介绍潮流消费渠道,呈现了从线下到线上,在线上模式持续创新的趋势:

  l 潮流消费在国内出现之初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市场,均主要在线年进入中国,Air Jordan 80年代末出现,最开始多数还是人肉从美国带回的,进入21世纪中国本土潮流品牌开始出现,定义为国内潮流1.0,特点是“明星x潮牌”,如陈冠希的CLOT、李晨和潘玮柏的NPC、五月天的Stayreal、余文乐的Madness等,起初均以线下店为主。

  l 随着电商的出现及发展,潮流品牌一级市场的销售渠道逐渐往线上延伸,不管是前面提到的耐克阿迪还是国内首批潮流品牌,甚至是随后被定义为国内潮流2.0的设计师品牌如ENSHADOWER、C2H4以及LOST GENERAL等也都纷纷在天猫/淘宝等电商平台开店,但二级市场仍主要以线下交易为主。

  l 2018年中旬,瞄准潮流交易二级市场,主打C2B2C潮流交易的潮流社区电商平台开始陆续出现,代表公司为毒app(美国stock x在2016年成立),毒app等公司的出现意味着潮流消费渠道在线上完成升级创新,解决了以往二级市场交易的诸多痛点,提高交易效率。

  遵循潮流消费渠道的发展路径,潮流商品交易额重心基本也呈由线下为主到以线上为主、由线上主流电商平台为主到潮流社区电商平台为主的趋势。后者当前尚无准确数据做支撑,但整体趋势很清晰,下面会分析原因。那么我们就按照这个趋势,接下来重点聊聊潮流社区电商平台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能跑出来等的原因。

  前文提到潮流消费交易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市场最初都主要在线世纪后,随着天涯、高校bbs等论坛出现,讨论球鞋的内容也逐渐在论坛中多了起来,当时国内A货还没那么横行,论坛中多数还是纯交流内容为主,同时二级市场交易就开始出现“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即线上谈好交易,线s后,随着阿迪耐克等商品交由国内代工厂生产制造,技术沉淀下来后市场上仿造品渐渐多了起来,球鞋论坛中开始出现讨论真假的内容,部分有经验的sneaker开始在论坛建立威信,免费帮买家鉴定,此为潮流社区电商平台C2B2C模式的雏形,该方式下交易流程虽然解决买方信用问题,但效率依旧低下。

  因此,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的出现可以说是必然的,没有毒app,随着时间发展也会有狠app、善app等,不过是毒app团队商业气息敏锐,善于抓住用户痛点、在用户需求驱动下出现新的商业模式。这边插一句话,前面提到美国潮流社区电商平台stock x在2016年出现,从时间上看比毒app上线C交易模式还早,我们就不讨论毒app是否有抄袭嫌疑,但不管如何这都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

  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他一定是解决了用户最迫切的某些需求、痛点,使得大量用户愿意到他这儿活动,再结合潮流文化在国内的发展大背景,这事儿能成也是顺理成章的。

  l 首先他满足的用户对于潮流二级市场交易的需求。前文有提到二级市场出现的原因主要为一级市场发售时搞限量,随着潮流文化在国内渗透率不断上升,面向的人群越来越大,对潮流消费的需求自然也不断提升,消费者大量消费需求和品牌方搞限量之间的矛盾不断摩擦下,消费者一个专业、高效的交易平台;

  l 其次,线上二级市场交易虽然早已在论坛等出现,但交易流程低、仍需要线下面对面交易等痛点一直存在,这些痛点也是阻碍潮流文化出圈的因素之一。而基于C2B2C模式的潮流社区匹配上电商的基础设施就很自然解决用户面对的痛点。

  l 潮流文化在国内不断发展,前文提到国内潮流1.0明星x潮牌、2.0是独立设计师品牌为主,这边要提到的为3.0,即以李宁为代表的“老国货”崛起:2018年李宁“悟道”系列球鞋亮相纽约时装周进一步引爆潮流在国内的传播和推广,行业内对2018年也成为“国潮元年”。

  l 先直接、暴力展示一下当前毒app、nice以及有货等潮流社区电商平台当前都在使用的商业模式图:

  C2B2C模式下,核心点在于B的鉴定,前文也提到过,B解决的痛点在于买家端对卖家转售商品的不信任。据了解,当前各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的鉴定主要有2道程序:

  l 第一道:卖家在app上申请转售后将商品寄到平台,平台收到货后鉴定师会按要求规定对出售商品多部位进行拍照(鞋为外观、鞋标、胶水、中底走线、鞋盒等),拍照前会先肉眼对商品进行首次鉴定,“一眼假”商品会直接被筛选掉,此为第一道鉴定程序。

  l 第二道:第一道鉴定时按规定拍照后将商品上传,系统会同步到高级鉴定师,高级鉴定时根据照片对商品进行鉴定,单商品平均鉴定时长10~20秒,单个高级鉴定师日鉴定量在1500~2000双左右。

  目前毒app和虎扑共用一只近百人规模的高级鉴定师队伍,其他平台如GET也有一支10~20人的鉴定队伍,NICE则选择与GET合作,有货和斗牛都选择自建鉴定队伍。一般情况下,高级鉴定师通过签约与平台合作,单次鉴定收费约5元,双方按比例分成,具体比例不详,高级鉴定师单月收入5~10万左右。

  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盈利方式上,目前主要为向卖家收取交易佣金。目前各平台中卖家有多种出售方式,对应的佣金不一,详情如下:

  卖家申请寄售后24小时内发货到平台,经平台鉴定通过入仓,待买家下单后平台直接发货

  注:不同模式各平台佣金比例不同,为确保准确填写了区间;有货当前所有模式佣金为0

  我们知道了潮流社区电商的盈利模式,但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的唯一标准一样,判断这个行业是不是好行业还得看他挣不挣钱,即使现在不挣钱以后有没有可能挣钱,生意的本质就是要盈利,要有人杠说我偏要为爱发电咋滴了?这种人自己把路走窄了。扯远了,作为一个优秀分析师要能够简单推算出UE(单位经济模型),接下来我简单推算一下这门生意赚不赚钱:

  以上的UE模型均未考虑平台的市场费,根据我观察,平台在头条系、微博、百度等平台投放了大量的广告,考虑到当前行业有多家平台在竞争,因此估计平台每年的市场费支出应该不少。基于上述UE进一步估算:

  1) 在无补贴情况下,市场费支出只要不高于营收50%,公司整体是能挣钱的(单订单毛利约65%,预留房租、行政等日常支出10%,50%市场费);

  不过有个小道消息,毒app在2019年上半年合计约有3000多万的净利,由此推出平台在运营过程中,发券补贴应该只是偶尔不是常态,此外市场费的支持占营收比重应该不高于50%,整个生意模型是可以赚钱的,撒花。不过这是在行业龙头毒app的模型(为什么是龙头后面会分析),其他竞品模型可能会差一些。

  接下来为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的发展特点,我从潮流社区电商平台发展脉络中总结出以下特点:

  l 首先从平台名称看,顾名思义“社区”俩字决定了潮流商品二级交易平台都是带有社区的。在创业圈社区一般存在以下两类产品中(概括可能不全):1)工具类产品,如相机、剪片以及k歌等;2)带有大行业属性的平台,如新氧(医美)、小红书(美妆起家)以、虎扑(体育)以及毒app(潮流)。

  两类产品虽然都带有社区,但发展的路径往往不同,工具类产品往往是先有工具,通过工具吸引用户,然后建立社区引导用户在产品中沉淀,以提高产品货币化能力。大行业属性平台一般先建立社区,通过社区运营吸引用户、建立竞争门槛,社区的本质就是帮助人们建立信任,新氧、毒app、小红书基本都是先通过社区建立用户信任,然后再做如电商、导流等货币化动作。

  ² 社区本质是帮人与人之间、平台建立信任,同时反过来帮助平台建立竞争壁垒。潮流电商平台作为潮流二级市场主阵地,在C2C模式下,用户之间很难有信任,毒app早期就是专门为球鞋讨论论坛,在发展过程中出现有经验sneaker义务鉴定,人与人之间、平台与人之间的信用体系因此建立起来。

  ² 提高平台的粘性,有了社区功能,用户主动分享观点、晒单以及讨论,提高用户之间互动,如果干巴巴只提供交易平台,用户交易完就走,一方面平台的DAU/MAU、用户留存等将不高,另一方面在融资甚至ipo时可能面对融资困难、估值不高情况,毕竟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用户”。

  l 黄牛之风在国内盛行已久,如医院挂号、演出票务还是新机发售,在潮流社区电商平台也不例外,黄牛的力量极易将行业发展带偏,形成炒鞋之风。怎么理解这句话?同样先看一张图:

  ² 大黄牛为能在一级市场首次发售时通过特殊渠道拿到大量货源的群体,他们一般与各潮流社区电商平台形成合作关系:平台要求大黄牛将新发售鞋投放到平台转售以吸引用户,承诺给大黄牛快速回款以及返利等条件,同时大黄牛一般只参与该环节赚取确定性利润,不愿冒风险。

  ² 中黄牛为在二级市场中可能会大量囤货的群体,套用经济学供求关系理论,大量货被雪藏市场流动少而需求多,带来的必然是无价上涨。因此,中黄牛可以说是二级市场中炒鞋中坚力量,是推动球鞋价格上涨的幕后黑手之一,但不是主谋,我认为主谋是上游品牌方搞的限量发售,而这是一个死循环,没限量谁愿意来抢货啊?

  ² 小黄牛为二级市场中跟风炒作的群体,在股市中就是散户,散户在中国资本市场中一般是什么结局不言而喻。当前在二级市场有大量的炒鞋微信群,群主可能是中黄牛,也可能是有名望的小黄牛即“牛散”,新鞋发售时群里就大量刷“上不上冲不冲”的内容,“冲冲冲”即买的意思。不过在球鞋价格一路上涨过程中,小黄牛还是能赚到钱的。

  上面介绍了二级市场“炒鞋之风”的始作俑者,但其实还有一个在幕后推波助澜的黑手。个别平台在2019年年中推出了“闪购”的玩法,即用户在平台下单后可勾选将鞋直接寄存在平台仓库,然后立即又可将鞋挂出销售,顾名思义是实物一直存放在平台仓库,用户们可以围绕这双鞋不断交易,这就和炒股是一个逻辑了。甚至有个别平台上线股票k线图走势,暗示用户炒炒炒。以上这些功能都被相关部门喊停并要求整改,后面会分析行业的风险,这就是行业风险之一,以上这些骚操作差点把整个行业给整没了。

  以上分析了行业宏观的层面,接下来我们聊聊行业内部情况,还是先扔一张图表:

  l 行业进入门槛不高。除了有数不清的C2B2C潮流社区电商平台冒出外(标中没列全,估计至少有一二十家),各主流电商平台也跑过来切蛋糕。有人可能会说,商业模式这么透明,连主流电商也过来切蛋糕了,那些垂直的如毒app、nice等还有活路吗,肯定玩不过啊!

  潮流社区电商看似进入门槛很低,但隐形门槛却很高,怎么理解?C2B2C解决的痛点在于用户彼此不信任,而平台通过一系列骚操作特别是毒app建立了信用体系(这也是毒app傲视群雄的原因之一,后面会分析),这套体系就是隐形的门槛,而主流电商大多是B2C或做C2C发家,发展路径和潮流社区电商有很大区别的。这时候可能又有人会杠主流平台有流量优势啊,现在最宝贵的不就是流量吗?这不可否认,但如果从消费者心理出发,有再多的流量,如果无法取得消费者的心理认可和信任,他依然不会消费。

  l 毒app是行业目前的老大,而且地位难以撼动。最直观的从平台GMV和MAU/DAU数据看,毒app都是领先,当然一个分析师应该要善于多维度论证,于是我从各热门鞋款的交易量侧面进一步论证这个结论,还是暴力地上张表:

  注:表中区分了2019年10月前发售和10月后发售,目的在于前文提到个别平台上线“闪购”功能,使得球鞋转手有股票属性导致交易量攀升,但整改后交易量已大幅下滑,毒app恢复了交易量第一。

  那为什么毒app凭什么就能成为第一呢?我接下来详细分析、回答这个问题。我认为毒app成为行业龙头的原因如下:

  l 先发优势,抢先占领用户心智,培养种子用户。毒app脱胎于虎扑,在2017年底率先在平台闭环,推出C2B2C交易模式,其他玩家如有货、斗牛以及GET虽然做潮流比毒app早,但早期都是主打B2C,主攻中国潮流1.0和2.0时代的品类(球鞋是在2018年才逐渐出圈火起来的),NICE则是在2019年初由图片社交转型过来的。

  l 毒app的发展脉络使其建立起信用体系,更契合C2B2C模式。前面一直有陆续提到毒app最开始做论坛起家,也提到在淘宝销售球鞋信任缺失的背景下,球鞋鉴定服务在论坛中出现,论坛有经验的用户声望逐渐建立,毒app的信用体系也随之在用户心中确立,这是毒app无形的核心壁垒。

  反观行业内其他玩家如有货、斗牛、以及GET都是从潮流杂志或者B2C潮流电商切入、NICE则是由图片社交转型,发展脉络和毒app不一样,虽然现在都切入在做C2B2C,但与行业能成的最本质原因是不契合的,没能真正在用户心理建立信用体系。有人可能会杠,信用体系可以后面逐步建立或者直接挖鉴定师啊?这又回到消费者心理问题来了,直到现在高级鉴定师们在平台中的声量一直很少,没有用户会去关注我这双鞋是由哪位厉害的鉴定师鉴定,而是在潜意识中认为我这双鞋是在毒app鉴定的,反过来就是用户对鉴定师关注度很少才使得能有更多玩家切入这个行业,因为进入门槛真的不高(但隐形门槛很高)。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心理可能会想,照你这么分析这个行业前景好、商业模式简单,一本万利就做撮合交易、头部标的优质,完全可以投啊!不急,下面我分析分析这行业发展短板在哪里、发展前景如何、估值水平做个分析,分析师最喜欢搞这些玄学了。

  首先是发展短板,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生意模式,再好、再赚钱的生意模式也有短板,那就判断现存或者潜在的短板是否影响行业或者具体公司整体的发展。

  l 平台里活跃的黄牛们如果继续存在甚至是交易额超过正常用户交易额,平台的本质将发生改变,价值下降,目前尚未有根治的措施。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是用户,我们看互联网资产负债表实质上也是在看用户(因为互联网公司资产负债表真的没什么可分析的),既然如此,用户数量、质量高低、忠诚度等是几个重要评价维度。基于此,如果潮流社交电商平台的用户大多是黄牛用户,目的在于低买高卖赚钱,日常一点不生产优质内容,分享图片等,或者生产的内容都是在鼓吹商品涨价,那么可判断平台的用户质量不高,同时高增长的交易额的背后牛之间不断交易、换手,这就破坏了平台的生态,价格过高,普通用户是没办法消费的。举个具体例子,nice“闪购”玩法上线后,月交易额一度超过毒app,但这交易额多数是黄牛参与的,相关部门一监管,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l 目前交易的物品多是鞋,其他潮流商品占交易额比重不高,如果其他品类无法拓展将拉低行业的天花板。我和行业内几个玩家创始人聊过,当前月交易额中至少80%+都是由球鞋交易贡献的,虽然平台也上线了诸如服装、手表、潮玩等品类,但交易量表现平平。这说明什么?往好的想是潮流行业还没完全出圈,证明提升空间巨大,往坏的想是鞋都能出圈,其他品类为什么出不了?是没办法出吗?鞋和服装存在很大差异,某些因素导致其没法像鞋一样让年轻人疯狂,如性别差异、创新度等,这里就不展开细说了。

  l 受制于品牌方,无法掌握主动权。目前二级市场的货全部来自一级市场的发售,每年发售鞋款很多,但每双的货量都很少,有些鞋款超限量只有几百双、几千双,多的可能也就几万双,而且是全球发售,注意是全球发售!我简单对air Jordan和yeezy2019年发布的鞋款和数量做了个统计,废话少说,上表:

  从表中数据可以看出,品牌方饥饿营销做的真的是太好了,拿国内举例,四五千万的年轻群体(90后和00后合计约有4亿,保守毛估被渗透的有10%)要抢小百万的总货量的鞋确实要靠运气。但反过来想,如果上游品牌方在发售时调高一点货量呢?货量一调高,更多用户能买到,那么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的交易将可能下降,或者上游品牌方哪天突然不发售或者调低货量了,下游货量一少对平台带来的影响一方面是货源即供应链受影响,另一方面货量少,价格上涨,能消费的群体缩小,还是影响交易。

  综上,平台受制品牌方,还是要看品牌方脸色办事,没办法,谁让现在火的只有yeezy和air Jordan呢。

  l 假货太多,影响正品价格体系、交易频次。前面有提到阿迪达斯和耐克进入21世纪后选择将商品交由国内特别是福建泉州、莆田等地代工厂生产,技术在当地沉淀下来,这是当前潮鞋领域仿制品泛滥的最主要原因。最直接的影响是使得那些对价格敏感、对品牌忠诚度低但又喜欢跟风的年轻人离开平台,通过其他渠道下单。还是套用经济学供求关系理论,需求下降后是买方市场,价格下降,破坏价格体系,最终影响平台的交易额。

  上面列举了平台当前面临或者未来潜在的问题、短板有没有让你瞬间降低预期?不过我个人看来,上面的问题都是能够被解决掉的,只是时间问题,于是结论应该变成:问题存在,但能否在未来顺利解决的问题了。

  至于发展前景如何,我也和行业内玩家几个创始人聊过,他们也说了很多美好的愿景,接地气的措施有推出自有品牌(这个我个人不看好,自有品牌没那么容易做)等等。从行业天花板来看,用户天花板高,行业的天花板上限也会高,增长空间还很大。但有如聚美、寺库这些垂直类平台的例子在,同样作为垂直领域电商平台,难免让人有不好的想法。

  在财务投资角度,我就不展开细说未来发展前景了,下面我会从战略维度展开聊聊。

  拿微博举例,如果潮流社区电商能和微博有资本上的关系,目前看,双方是能够做到共赢的,有以下几个维度说明:

  l 对于微博来说,1)潮流社区电商平台B2C供应链可接入微博成为微博电商供应链池一部分;2)潮流社区电商平台社区属性下有很多优质的晒图、分享内容,特别是图片,可以同步到微博或者绿洲,贡献优质内容。

  l 对于潮流社区电商平台来说:1)瞄准的用户画像和微博重叠度高,在流量宝贵的背景下,由微博导流推动用户增长;2)微博作为国内媒体类社交龙头在社交运营上能给予平台宝贵经验和意见;

  最后,我们分析一下潮流社区电商行业内玩家当前在一级市场估值水平。对于如何对潮流社区电商平台估值我思考了很久,如果单纯按电商逻辑估感觉太片面,毕竟社区的价值在,但要是按照社区逻辑估值就更玄了,考虑再三后,下面我们先按照电商逻辑大概测算,老规矩,上表:

  GMV为2017年数据,根据聚美近两年表现,GMV很可能是稍微下滑,这里稍微高估GMV数值

  注:市值取2020年2月14日收盘价对应市值,考虑到美股是看预期,表中gmv全采用预计2019年gmv值(除聚美)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已上市的电商公司当前平均的p/gmv水平大概在0.58x,以此为基准大致可以看出nice、斗牛还有get接近或者在0.58之下,有货和毒app都在0.90x左右,整体上偏贵。

  不过我仍建议,微博如果想在潮流社区电商行业布局,我建议仍选择毒app,因为如果可以选择行业内已确认领导者公司投资,不必考虑其它公司。

  附注:文中关于中国潮流1.0、2.0、3.0的定义参考易凯资本在2019年7约29日发布的《潮牌进行时,我们有态度》一文,这里表示感谢。

  风险提示:雪球里任何用户或者嘉宾的发言,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要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


关键字:永利博
上一篇:恒指收跌486% 鞋类板块领跌
下一篇:首届中国休闲鞋高峰论坛

相关新闻
电话:0769-82706612 邮箱:gheshun@126.com 公司:永利博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COPYRIGHT(C)2016 永利博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3024461号-1